首页 > 科幻小说 > 红楼春秋我为王 > 第八章 宝玉摔玉

第八章 宝玉摔玉

目录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王夫人看着宝玉这副样子,当时就急了!“你真想把你老祖宗气死,还是怎地?还不快说,是哪个黑了心的奴才,为了讨你的好,竟敢教唆你去那种下作的地方?”

    贾宝玉不可置信的看着王夫人,“娘?你撞客了不曾?说的甚么胡话?”

    王夫人手里的佛珠串子都掐出了印子,“你!你…真真要气死为娘!”

    王熙凤看气氛不对,赶忙来打圆场道,“夫人先别急,宝兄弟,我来问你,你刚才对林妹妹说的那些话,可是谁教给你的?”说着凤姐儿还故意用眼神指了指贾玦。

    可惜宝玉不上道!

    贾宝玉今天真是奇了怪了,家里人都疯了吗!宝玉气急,却又说不过众人,只得从脖子里解下玉来,作势要摔!

    “我对林妹妹的话,发自肺腑,出自真心,皆是一时有感而发,你们为什么都不相信!既然如此,我要这劳什子的蠢物还有何用?”

    玉:“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大惊失色!

    贾母也慌了!“宝玉!我的儿!你别急,这事和玉没关系!”

    卧槽!算你狠!今天要是因为我,让你这憨货把贾母的命根子给摔了,以后我的好可多着呢!贾玦吓得慌忙上去劝。

    “宝兄弟!好弟弟!咱们有话好好说!我信你!你对林妹妹一片真心天地可鉴,一腔情愫日月可昭!我信你啊,你绝对是发自肺腑的,可仔细着你手里的玉,千万别摔了!”

    愣没想到,贾玦这一上去劝,竟然果真有用?宝玉真的停住了手,不再摔玉,而是怔怔的看着贾玦发呆!

    打死贾玦也想不到贾宝玉当时不摔玉的理由,竟然是:诶~这个小哥哥也怪好看的……

    贾玦虽然觉得贾宝玉的小眼神,看的他有些不自在,但并没有在意,而是长出一口气,帮宝玉拿过了玉,仔细挂回了脖子上,“宝兄弟,以后可千万不能使性子随便摔玉了!”

    贾母等人见到这番兄友弟恭的景象,自是高兴,暗道这玦哥儿,果真是个懂事的!

    贾宝玉却被贾玦这番动作,闹的微微红了脸,低下头轻轻“嗯”了声,声若蚊蝇道,“这位小哥哥,竟也未曾见过,不知是……?”

    “嘶~!”贾玦见其这副做派,忽然倒吸一口凉气,他想起来贾宝玉这厮似乎还有个无比邪恶的癖好,好家伙!我拿你当兄弟,你居然想臊我!

    贾玦不动声色的暗自退开几步,保护好自己,这才生硬的开口道,“东府,贾玦!”

    “玦者,决绝也!哥哥好生绝情的名字!不过东府,我原也常去,怎么竟未能见过哥哥?”

    贾母却打断道,“他原是今日刚来的,之前一直住在金陵,你自是不能见着!好了,你们兄弟有话以后有的是机会慢慢说,宝玉,你还不快来给你林妹妹道歉!”

    宝玉这才想起还有林妹妹!赶忙又凑到黛玉身边,见黛玉眼圈红红的,想是哭过了,赶忙讨饶道,“好妹妹!饶我吧!”

    众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林黛玉呆滞的看着贾宝玉,这会已经生无可恋了!

    贾玦那叫一个气啊,这句不是我教的!白了贾宝玉一眼,没好气道,“宝兄弟,快换一句,你这认错态度不诚恳,林妹妹不爱听,怕是不认的!”

    “哦,好!”宝玉自然从善如流,躬身长施一礼道,“是我唐突,冲撞了妹妹,还请妹妹大人有大量,饶了我这一回吧。”

    “二哥哥,不必如此,我原也没有,放!在!心!上!”话虽是对宝玉说的,但黛玉那小眼神,就像逼急了要咬人的兔子,红着眼盯着边上眼神飘忽的某人,咬牙切齿!

    宝玉却实诚,只当黛玉是好了,便在她身边坐下,又细细打量了一番,才问道,“妹妹可曾读书?”

    黛玉这会子满心盘算着要怎么打击报复,便随意敷衍了句,“不曾读!”

    宝玉略微尴尬了下,又问道,“妹妹尊名是哪两个字?”

    他这里是在问具体是哪两个字,黛玉却只翻了个白眼,似乎很无语,“黛玉。”

    啊这……宝玉想了想又问表字。

    黛玉暗恼这人怎么老打断她思路!有些厌烦道,“无字。”

    宝玉因而厚颜无耻的笑了,“那我送妹妹个表字,莫若【颦颦】二字最为合适。”

    探春听了好奇便问有何出处,宝玉自是张口就来,“《古今人物通考》上说:西方有石名黛,可代画眉之墨,况且林妹妺眉尖若蹙,若取这两个字,岂不绝妙!”

    探春笑着摇了摇头道,“二哥哥,你又杜撰!让老爷知道了,你可仔细着!”

    贾玦却大言不惭的插话道,“我却觉得不妥!”

    宝玉眼前一亮,“玦哥哥,可是有何高见?”

    玦哥哥?贾玦嘴角一抽,不动声色把袖子从宝玉手里抽出来,又暗自退开两步,“高见谈不上,宝兄弟取的字确是极妙,只是在下拙见,却是觉得【浅语】二字更为合适!”

    宝玉忙问,“何解?”

    探春则好笑道,“玦哥哥不会也正巧看过一部书,上面也刚好有一番典故吧?”

    不想贾玦这次却是出人意料的摇了摇头,“没什么典故,只是随口一说,不必当真,【颦颦】挺好,真的!”说完贾玦竟转身跟贾母行礼参拜道。

    “老祖宗,按理说孙儿既然回来,自当常伴老祖宗膝下侍奉,但实在今日还想去见
目录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