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其他类型 > 向前进 > 7. 第七章 糖醋鲤鱼

7. 第七章 糖醋鲤鱼

目录

    于金凤姥姥的话让乔郎中先是一愣,然后笑了起来,她娘觉得没脸,往她头上戳了一下:“你没吃过鱼?!”

    声音抬的高高的,不知道的人,还以为他们家经常吃鱼呢。

    不过都是这一片的,谁家不知道谁家呢?

    不说于金凤的姥姥家,就是这一片,能一个月吃一次鱼的人家都是有数的,大多数人,也就是过年过节吃吃。

    过节吃的面都不是太大。

    说起来开封邻着黄河,黄河鲤鱼简直天下闻名,由此还诞生了一道名菜:糖醋熘鱼。

    再过不久,这道菜更会变成一道天下闻名的菜:鲤鱼焙面。

    不过于金凤的姥姥在开封的时候,还只有糖醋熘鱼。

    听这名字,就知道这菜不是给普通百姓吃的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黄河大鲤鱼倒还不是太罕见,要是出了开封城往北走,赶上个集市,总能碰上。

    但糖醋熘这东西就讲究了。

    这鱼要先炸了,炸不是就往那锅里一放就不管了,而是不断的用勺子往上浇油,这样鱼才能被炸透。

    只这一点,就是费油的。

    再然后还要调枝,要甜酸适中,要糖要醋要番茄要酱油甚至还要一点白酒,这还是简单的做法,复杂一些的,是要用芹菜、胡萝卜、雪梨来调味的。

    于金凤姥姥当然是没吃过这道菜的,事实上她连鲤鱼也很少吃到。

    这在开封的席面上是一道正儿八经的硬菜,而且是有讲究的。

    鱼头要对着桌上最年长或者身份最尊贵的人,这个人不先在这个鱼身上动筷子,其他人是不能动的,而这人也不能轻易动,要先喝一口酒,这被叫做鱼头酒,有那讲究的,鱼尾对着的人要陪着一个,然后是鱼肚子两边的也要跟着喝一个。

    喝了鱼头酒,那个鱼头对着的人会把鱼眼挑出来,放到他喜欢的或者看好人的盘子里,这叫“高看一眼”。

    走过了这些程序,大家才正儿八经的开始吃鱼,但也不是随便夹的,一般会讲究一个长幼有序。

    于金凤的姥姥后来虽然当得上一个长辈,但在开封的时候,却是无论年龄还是身份都排不上号,更重要的是,她是个女孩。

    开封虽没有女子不上桌的习俗,却是男女分桌的。

    这女桌的菜往往就会比男桌的差上一些,硬菜也会少上一些。

    鲤鱼这样有兆头的菜,有了也是紧着男桌上。

    不过于金凤的姥姥还是吃过鱼的,不管次数怎么少,总是吃过的,所以她娘就份外生气。

    于金凤的姥姥看着她娘,慢慢地垂下了头,她不知道要怎么同她娘说,她甚至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要说起包公湖,于金凤的姥姥那是如数家珍,潘杨二湖就有些陌生了——御街就在潘杨二湖前面,自然也不熟悉。

    不过开封这些老建筑前面都有石狮子,包公祠前面有,御街前面,大概也是有的。

    所以她又点点头。

    于金凤的娘就又开始说了,说这石狮子不是一般的石狮子,是个奇物,怎么奇?狮子的嘴里面有个珠子是不是?这不只是一个珠子,还是一个机关!

    什么机关?这事啊,还和一个南方商人有关系。

    这个南方商人是做丝绸生意的,一开始到御街,就是想看个古迹。

    其实开封的古迹已经说不上怎么古了,虽然这里是北宋的皇城,过去被叫做东京的地方——日本的东京是到了近一百多年才改的名,开封的这个东京却是一千年前就这么叫了。

    但开封因为地理位置,只是有历史记载的,大的水灾就有六次,最近的一次是在明朝,所以别说找宋朝的物件了,找个明朝以前的都要往地下挖。

    但要求不高的话,开封还是有些老东西的,比如御街、龙庭,整个龙庭有过多次修整,而龙庭大殿是就是清代建筑群体中的主体。

    这个南方人就来看龙庭,龙庭没看出什么,倒是看出了前面两个大狮子的蹊跷。

    说到这里,于金凤的姥姥插嘴了:“你说的到底是龙庭前面的狮子,还是御街前面的狮子?”

    于金凤的娘瞪大了眼:“那还不一样?”

    “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一样?”

    “御街是御街,龙庭是龙庭,龙庭的外面是御街。”

    于金凤的娘自小生活在村里,大了嫁到镇子上有些见识,但平时最多也就是在姐妹娘家的村子里来回走动。怎么也没办法想象龙庭和御街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关系。

    所以此时她娘一问,他也回答不出来,只有说,反正是那南方人在一个石狮子的珠子上察觉出了门道,本来那南方人想自己占了这个好处,可家中老人急病,只有放弃,临走的时候对御街旁边一个卖火烧的人说了其中的诀窍,大概就是某年某月某日,让这卖火烧的半夜几点过来,绕着这石狮子走几圈,然后转动里面的珠子,再之后就有天大的好处。

    那卖火烧的原本不信,可走一下也不算什么,就真照他说的这么干
目录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