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其他类型 > 向前进 > 5. 第五章 肥肉包子

5. 第五章 肥肉包子

目录

    军队不要什么人呢?

    老弱病残。

    王向前当然是不老的,比起同龄人也说不上弱,病不好控制,那就只有残了。

    于是这一天半夜,王向前突然警醒,然后就看到了一个黑影。

    这一天黑幽幽的,也没月亮,天上的那点星光完全不当事,这么一个黑影就站到自己床前,王向前吓得头发都要竖起来了,想叫都有点发不出声音,还是王有根发现他醒了,先出了声:“娃?”

    “……爹?”王向前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爹,你、你站在这里干啥?”

    王有根没有出声,王向前又叫了他一声,王有根还是没有出声,王向前渐渐觉得不对了,再看他爹,就看到了他手上还拿了个铁锤。

    “爹你要干啥?”王向前完全没往自己身上想,王有根对他,说是像爱护自己眼睛,那都是往小里说的。

    村里老子打儿子是常事,有那儿子犯了错,绑到树上打的都有,但王有根对他,还真没有,重话都少有,这时候王向前再不会想着他爹会怎么着他,是于金凤那边听到动静,赶过来,见到这个场景一嗓子喊破了。

    原来王有根思来想去后,把自己的琢磨同于金凤说过。

    于金凤承认他说的有理,但不能接受。

    “他瘸了总比**强。”

    “那要是瘸了也把他拉走呢?要是本来他能跑走呢?要是你没打好打**他呢?”

    如果现在就讲究什么模范夫妻的话,王有根夫妻绝对能当选。

    夫妻俩互敬互爱,平时家里的事情都是于金凤做主,但要王有根下了决定呢,于金凤一般都是支持的。

    但这一次,于金凤是怎么也不能支持的,而且还找了理由。

    王有根觉得这都不是很好的理由,可也不得不承认是有那么几分道理的,所以当时就没再说什么,于金凤觉得自己说动了他,也没有再多想,哪知道王有根夜里琢磨,像琢磨杀猪鞣皮那样翻来覆去的想,想来想去,就觉得还是打折了好。

    就像那句老话,塞翁失马焉知非福,为什么会有这么一句话,就是因为塞翁丢的那个公马带回了一个母马,母马又生了个小马。

    可这事还有个后续,你觉得这是个好事了,哪知道塞翁的儿子骑了那小马又摔断了腿。

    但这还不算完,因为摔断了腿,征兵就没征到塞翁儿子的身上,别人腿好好的没了命,塞翁的儿子总是活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王有根就拿了锤过来,但是他杀猪是一把好手,手起刀落,一下子猪就没了性命,这要敲自己儿子的腿总是下不了手。

    就像王向前看小鬼子挑孕妇肚子——见了多少猪血,也到底是见不了人血。

    王向前早先只问了小鬼子那么坏,其实他真正想问的是,小鬼子怎么下得去手?

    人杀猪,因为人和猪毕竟是两个物种,可人怎么能**?

    猪还不会杀猪,人怎么能**呢?而且那人还没招你惹你没抢你东西还大着肚子。

    但这是王向前问不出来的,所以他问了小鬼子为什么会那么坏。

    此时王有根当然不是坏,可他一样下不了手,哪怕他想好了怎么敲了王向前的小腿骨头,怎么给他治,万一烧起来要找谁看,可他还是下不了手。

    而这一迟疑,王向前就醒了,他更下不了手了。

    于金凤不知道他已经下不了手了,看他这架势就要找他拼命,王有根站在那里任她扑打,一声不吭,于金凤打了一会儿没了力气,坐在床沿处瞪着他:“今天除非我死,否则你休想动他一根手指头!”

    咬牙切齿,横眉立眼。

    于金凤嫁给王有根这些年,就没同他这么闹过,别说闹,连句重话也没说过。

    此时人成亲,大多是说和的。

    父母说对了脾气,亲事就订下了,至于子女怎么想的,是不是对眼和脾气,并不考虑,有那指腹为婚的,也有娃娃亲的。

    但王有根,还真是于金凤自己相中的。

    一般镇子上的人会找镇子上的,甚至会嫁到县城里,往村里嫁的也有,但那大多是有田地的人家,而且还不是一般的有地,几亩几十亩都不算什么,总要有个十倾八倾才好说事。

    这是疼爱姑娘家的做派,不是说镇子上的一定就比村户人家富裕,就是讲究个门当户对,姑娘不受委屈。当然也有那特殊的,比如于金凤的太姥姥就把姑娘嫁到了村里,为的是**后有块地能埋她。

    于金凤的姥姥不仅是镇子上的,甚至是城里的!

    正儿八经的开封城里人,于金凤没见过自己姥姥,只是经常听自己娘感叹,当年要不是她姥姥被嫁到了村里,他们现在都是省城人,于金凤每每听了,也很是遗憾。

    从省城往村里嫁容易,要想再嫁回去,就不是那么容易了。

    省城、县里、镇上、村里,无法说哪个更好,但做派是完全不一样的。

    于金凤的姥姥刚嫁到农村的时候,长了一身的疙瘩。

    那疙瘩长的古怪,说是咬的有些像,说是起的也有些像。

    大疙瘩落小疙瘩
目录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