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在明末有套房_第一八七章被逼出来的直臣(一更)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一八七章被逼出来的直臣(一更) (第1/3页)

  第一八七章被逼出来的直臣

  “我更担心辽东!”

  孙承宗将棋子拿在手里,也不落子,苦笑道:“皇太极部在辽东蛰伏,如此紧急之时,蓟州、昌平镇军连钱饷都发不足。时间拖得越久,我越担心辽东。辽东若是有失,所取得的清匪成果却毁于一旦,一旦我再率军北上,以疲惫之师迎击皇太极,只怕会更加被动,山东腹地、甚至的形势可能比以往还要严峻十倍……”

  似乎问题是无解的,大明的财政困难,非但无力支撑两线作战,甚至连一线作战,都无法持久。

  秦承祖以及其部销声匿迹。

  在孙承祖看来,原因有二。

  要么蛰伏待机,在后金与大明开战的关键时刻,在山东腹地搅动风雨。

  要么就是因为劫掠了十数城士绅富户,所得银财价值银子数百上千万两,秦承祖很可能已经经过各种方式漂白,趁机改头换面,在异地光明正大的享受着。

  在孙承宗看来看来,无论是哪一种情况,针对秦承祖所部用兵,是非常不明智。

  边军原地驻防,关宁防线后金根本就无法突破,只要边境无忧,秦承祖所部就不敢动弹。

  只需要派锦衣卫或厂卫细作,细作侦察他的动向,同时封锁山区和隘口,山区粮食无法自给,少量人员或许可以坚持,秦承祖麾下也会因粮食问题,自行解散或崩溃。

  现在最大的问题是,所得情报实在有限,秦承祖所部讯息,只是只言片语,有的情报说是秦承祖所部在莱州府的山区,也有的说是在济南府境内。

  根本就找不到确切的目标,甚至不知道往哪里打。

  孙承宗望着袁可立苦笑:“那怎么办?用兵该如何用,向何处用?”

  袁可立望着棋盘,缓缓道:“从山东布政司行文,还是可寻出蛛丝马迹!”

  袁可立朝身后一名幕僚摆摆手,这名长须飘飘的幕僚,抱着一叠文书走过来,递给袁可立。

  袁可立随便拿出一本,展开念道:“崇祯二年七月十七日,青州府蒙阴县南十八里乡粮长田长生以及其子田贵,在家中被杀,经查,田长生所有牛六十一头,粮千四百余石,不翼而飞,贼人不知所踪。七月十八日,蒙阴县城南长林保镇,士绅李绰名下田庄,被劫杀,家仆赵长贵等十二人被杀,粮两千余石被劫……”

  孙承宗走到舆图前,用笔在所发生命案劫掠事件的地点,作上标注,经过半个多时辰的标注。

  袁可立终于放下了行文,缓缓道:“短短三月间,莱州府、青州府、济南府、济宁府共发生劫杀案件一百九十三起,死伤共计一千五百零四人,这正常吗?寻常时节,虽然也会发生劫杀案件,但,数量不足现在的一成。”

  孙承宗望着舆图中间空白的区域:“兔子不吃窝边草,所以,这个空白之处,就是秦承祖的活动范围,但是,这一块都是山区!”

  “是啊,难就难在这一点!”

  袁可立道:“这些案件都有一个特点,参与人数不多,最多数十或上百人,也就是说秦承祖现在缺粮,但是身边人数已经分散!”

  “山区,乱兵分散,全部都不是好消息,若是分兵,定会被贼人所

  千千小说阅读网址:m.xqianqian.com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