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情令_126.外七篇:云梦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126.外七篇:云梦 (第1/3页)

  蓝忘机回来的时候, 魏无羡已经数到了一千三百多。

  “一千三百六十九、一千三百七十、一千三百七十一……”

  他一下一下抬着腿, 彩色的毽子在他足间翻飞, 冲天而起, 稳稳落下,再飞得更高, 悠悠落下, 仿佛有一根无形的线连着它, 使得它永远不会脱离魏无羡身体的某一部分。

  同时也有一根无形的线, 紧紧牵着一旁众多小童的目光。

  然后他就听到魏无羡道:“一千三百七十二、一千三百八十一……”

  蓝忘机:“……”

  在一众小童憧憬的目光中, 魏无羡便这般公然使诈。而这过于庞大的数字已经让吸着鼻涕的小童们失去了判断能力, 居然没有一个人发觉不对。蓝忘机就这么眼睁睁看着魏无羡从七十二跳到八十一,再从八十一跳到九十,正准备进入下一步飞跃时, 魏无羡刚好瞅见他,目光一亮,似乎要开口叫他,一个劲儿没使准,那只鲜艳夺目的毽子飞过他头顶,往魏无羡身后落去。

  他瞥见要失了毽子, 忙向后一踢,足跟救起了它。这最后一记踢得最高, 伴随着响亮的一声“一千六百!”引得一旁的小童们阵阵惊呼, 铆起劲儿来拼命拍掌。

  大局已定, 一个小女童尖叫道:“一千六百!他赢了, 你们输了!”

  魏无羡毫不羞愧,安然受之,意气风发。蓝忘机也举起手,“啪、啪、啪”地拍了几下。

  这时,一名男童咬着手指,眉头皱成了疙瘩,道:“我觉得……不对。”

  魏无羡道:“哪里不对了?”

  男童道:“九十后面,怎么就突然成了百?肯定不对。”

  一群小童似乎分成了两拨,一拨明显已经完全受到了魏无羡的荼毒,哄哄地道:“怎么会,你不要输了想赖皮。”

  魏无羡也理论道:“九十后面怎么就不是百了?你自己数数,九后面是什么?”

  男童扳着自己手指费劲地数了半天,道:“……七、八、九、十……”

  魏无羡立刻道:“你看,九后面是十,那九十后面,肯定是一百啊。”

  男童半信半疑,道:“……是吗?不是吧??”

  魏无羡道:“怎么不是?不信我们随便找个过路的人问问。”

  他四下环顾一圈,一拍大腿道:“哎呀找到了。这位看起来十分可靠的公子,请留步!”

  “……”

  蓝忘机便留步了:“何事。”

  魏无羡道:“不知道可不可以问你一个问题?”

  蓝忘机道:“无妨。”

  于是魏无羡道:“请问,九十后面是几?”

  蓝忘机道:“一百。”

  魏无羡拱手:“有劳。”

  蓝忘机颔首:“不客气。”

  魏无羡笑眯眯点头,转身对那男童道:“你看。”

  那男童不大信满面坏笑的魏无羡,但一看蓝忘机,这位公子周身素衣若雪,佩剑坠玉,面容俊美不似真人,恍若仙神,不由自主生出一股敬畏之意,一颗摇摆不定的心立刻被说服了,嗫嚅道:“原来是这样数的吗……”

  众童叽叽喳喳道:“一千六百对三百,是你输了!”

  男童不服气道:“输了就输了。”说着把手里的一串冰糖葫芦冲魏无羡一递,大声道,“你赢了!喏,给你!”

  等那群小朋友走开了,魏无羡叼着冰糖葫芦道:“含光君,你好给我面子啊。”

  蓝忘机这才走到他身边,道:“久等了。”

  魏无羡摇头道:“不久,不久,你才离开多大会儿。那毽子我也就踢了三百多下吧。”

  蓝忘机道:“一千六百。”

  魏无羡哈哈笑出了声,咬下一颗山楂。蓝忘机还待说话,忽然唇上一凉,舌间一甜,却是魏无羡把那串冰糖葫芦塞到他嘴里了。

  看他表情不对,魏无羡道:“你吃甜的吗?”

  蓝忘机叼着那串冰糖葫芦,既不咽,也不吐,没法说话。魏无羡道:“你不吃甜的,那就给我。”他抓着糖葫芦的细杆想拿回来,试了几次,却抽不回来。看样子是蓝忘机用牙齿咬住了。魏无羡莞尔道:“你这到底是吃呢,还是不吃呢?”

  蓝忘机也咬了一颗山楂,道:“吃。”

  魏无羡道:“这就对了,想吃就说嘛。你这人真是从小就是这样,想要什么,憋在心里,偏偏不说。”

  笑了他一阵,两人信步入镇。

  魏无羡这个人从小逛街便爱玩又贪心,跑得快,且什么都想要。看到个小玩意儿,他必要捏捏看,闻到路边飘来香滋滋的烟味,他也必要弄一点来尝。蓝忘机在他的怂恿下也试了一些以前绝不会碰的小食,魏无羡每次看他吃完,都要问:“怎么样?怎么样?”蓝忘机有时回答“尚可”,有时回答“很好”,更多的时候回答的是“奇怪”。每当这时,魏无羡就会大笑着抢回来,不给他尝了。

  本来是要找个地方用午饭的,可魏无羡一路从西吃到东,塞了满肚子,到最后走路都懒懒的,两人便找了间干净体面的汤馆,坐下来喝汤。

  魏无羡筷子夹着萝卜片边吃边玩儿,等他点的莲藕排骨汤,见蓝忘机起身,奇道:“你干什么去?”

  蓝忘机道:“稍候,立刻便回。”离了一会儿,果然回来了。刚好莲藕排骨汤也端上来了,魏无羡喝了一口,等伙计走了,悄悄对蓝忘机道:“不好喝。”

  蓝忘机舀了一小勺,浅尝辄止,道:“不好在何处?”

  魏无羡勺子在碗里搅了搅,道:“藕不能选硬的,粉一点好。这家放料不够大胆,熬得太浅也没入味。反正没我师姐熬的好喝。”

  他只是随口说说,本以为蓝忘机最多“嗯”的认真听着,谁知他非但听得认真,而且还发问:“如何选料为对,如何方能入味。”

  魏无羡终于觉察了什么,奇道:“含光君,你不是想给我做莲藕排骨汤吧?刚才你是去观摩过程了吗?”

  蓝忘机尚未答话,他已经开嘲了:“哈哈含光君,不是我看不起你,就你们家那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做派,还有从小吃那种玩意儿养大的口味,你做出来的东西,肯定看都不能看。”

  蓝忘机又喝了一口汤,不置可否。魏无羡正等着他接茬儿呢,谁知他竟是稳如泰山,迟迟不接,终于等不及了。

  他觍着脸道:“蓝湛,你刚才是不是真要给我做饭吃的意思啊?”

  蓝忘机竟是很沉得住气,不说“是”也不说“不是”。

  魏无羡有点急了,一下子站了起来,双手撑在桌角上,道:“你嗯一声啊。”

  蓝忘机道:“嗯。

  千千小说阅读网址:m.xqianqian.com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